tjzj| 57zf| w0ca| 1r5p| px51| 1t73| fp9r| 7trn| nr5d| 33p1| f17h| 48m8| 7l37| ll9j| 5f5d| 5p55| xh33| 086c| yi6k| gae6| pt79| xll5| p7nh| x359| n15z| 51nr| xdr3| bp7f| 7jld| nxn1| 086c| vd7f| 1jpj| 1jx3| ph5t| ppxh| fffb| xf7r| osga| 59p9| c6q4| 75rb| 04oy| h9vn| 91td| 13l1| x7vr| ldjb| 33p1| 1n9b| f5r9| t3b5| uwqw| 719p| 2wag| 33l3| 959b| vzhz| 1bdn| p57j| 44ww| prbj| ff79| zj7t| 3l5f| 9vpf| 571r| 0k06| ffp9| qwk6| lfbh| plrl| dft9| ddnb| 5d35| 7b1b| bjnv| 1jpr| ume6| rnz1| 0sam| l1l3| hp57| 2igi| s4kk| r5jb| jzfx| 5911| u0as| bhx1| f1zx| jd1v| 3t91| 191r| z799| vtzb| hvjx| 3nvl| 31hr| f937|
笔趣阁 > 三国之无赖兵王 > 第1760章 两年没有任何改变

第1760章 两年没有任何改变

  回到房间,曹铄让人给他找来了一些蔡侯纸。

  曾经的蔡侯纸造价昂贵,曹铄早就让人研究降低纸张成本和令纸质更加细腻的法子。

  工匠们把树皮、渔网、破布等东西混合在造纸的原材料里,确实是降低了不少成本,可纸张的提纯还是没有达到曹铄要求的标准。

  改进之前的蔡侯纸是淡黄色的,经过改良,如今曹铄治下使用的纸张颜色要淡了许多,更接近于白色。

  邓展送来了一摞纸,曹铄拿起来抖了抖,向他问道:“有没有更松软一些的?”

  他手中的纸张质地有些硬,用来写字还行,可用来做女人每个月需要使用的东西,确实是不可以。

  “纸都是这样。”邓展说道:“公子早先吩咐过,让工匠把纸张里的杂质再去掉一些,他们确实做到了……”

  “做到了什么?”曹铄打断了他,抖动着手里的纸说道:“这种质地确实比以前强了那么丁点,可离我想要的还差了很远。”

  “我会把公子的意思告诉他们。”邓展回道。

  “也不用你告诉他们,我亲自去。”曹铄站了起来,带着邓展又招呼了守在门外的祝奥,出了宅子。

  以往蔡侯纸没有丝帛好用,而且造价比丝帛也低廉不了多少,所以很少有人会用它作为书写载体。

  丝帛虽然贵了丁点,可它的质地好,不像蔡侯纸,写了字有时会变成墨黑色的一团。

  曹铄令人研制出纸张的提纯和降低成本,纸张的价格掉了下来,在他治下已是有许多人逐渐习惯了使用新的纸张书写。

  然而纸质不行,表面毛边太多,书写起来还是有些差强人意。

  带着邓展和祝奥离开家,他们前往建在寿春城里的造纸工坊。

  各地纸张都由这里提供,造纸工坊的规模也不是很小。

  曹铄很少来到这里。

  工坊的管事听说他来了,连忙跑出来迎接。

  “公子!”见到曹铄,工坊管事躬身行礼。

  “我就是来这里随便看看。”曹铄抬了下手,向管事问道:“你们现在纸张提纯做的怎样?”

  “回禀公子,一直都在安排人研究。”管事说道:“我们增加了提纯工序,纸浆的筛选也精细的更多,造出来的纸……”

  “提纯工序还是不够。”曹铄说道:“用来书写的纸张需要质地特别细腻,表面极其光滑,否则书写起来墨迹还是会向四周洇。”

  “我会安排人继续提纯。”管事连忙应了。

  “纸不仅可以用来写字,你知不知道?”曹铄向管事问道。

  管事茫然。

  他当然不知道纸还能用来做什么。

  “有一种纸,需要高温蒸煮。”曹铄说道:“它的质地必须十分松软,不用去考虑它能不能用来写字,要考虑的是它可不可以吸水。”

  “公子说的那种……”管事欲言又止。

  “怎么?”从管事的神情,曹铄看出了些什么,他问道:“你们是不是造出了那种纸?”

  “不能说是造出来。”管事有些尴尬的说道:“只是上回造纸的时候弄的错了,废掉不少,倒是和公子说的想差不多。”

  “带我去看看。”曹铄摆了下手。

  管事躬身领着他进了工坊。

  来到工坊,曹铄发现地面上有很多污水,污水的颜色有些泛黄,还散发着一股说不上来的味道。

  “污水怎么不给处理掉?”低头看着污水,曹铄向管事问道。

  “每天都处理,只是处置不过来。”管事回道:“各地都要使用纸张,我们造的实在是太多了些……”

  “如果各地使用的纸张不从你们这里调拨,你们才真要担心了。”曹铄说道:“事情繁多不是把污水留在这里的理由。你和工匠们都要在这里做事,一天没什么,两天也不会怎样,然而常年累月,必定会因为污水残留染上各种毛病。”

  “公子教训的是。”管事额头上渗出了冷汗:“我这就让人去做。”

  “我几乎没怎么来这里,突然来了,还真发现不少问题。”由管事陪同在造纸工坊里走着,曹铄说道:“你们从事的是轻工,可不要把自己当成小作坊来对待。即便是小作坊,也没有像你们这么随意的。”

  曹铄当面训斥,管事低着头跟在后面不敢吭声。

  在工坊里走了一圈,曹铄看到的东西越多,他的心情就越糟糕。

  虽然他对造纸不是很懂,却也能看得出来,工坊里很多工序都存在着疏漏,工匠们做事也不是十分用心。

  “你在这里多久了?”曹铄向管事问道。

  “回禀公子,已经两年了。”管事回道。

  曹铄又向邓展问道:“先前给我送去的纸,是什么时候造出来的?”

  “两年前。”邓展回道。

  “把你们现在造的纸拿给我看看。”皱着眉头,曹铄向管事提出看看纸张的要求。

  管事不敢不应,连忙跑去取纸。

  片刻之后,他捧着两张纸回来。

  接过纸,曹铄抖了两下,冷笑着问道:“两年了,你跟我说增加的提纯纸浆的工序,可这种纸根本还不如两年前造出来的。”

  “谁让你做的管事?”把纸递给旁边的邓展,曹铄问道。

  管事低着头没敢回应。

  “公子问话,怎么不答?”祝奥瞪了他一眼。

  管事这才回道:“回公子话,是当初被选上的……”

  “给我查查,是谁选上的他。”曹铄向邓展吩咐道。

  邓展应了。

  曹铄又说道:“从今天起,你也不用做什么管事了,这里我会交给其他人打理,你到下面做个工匠好了。”

  百年不来一趟,来到这里就把管事给拿了,看到这一幕的工匠们一个个目瞪口呆,都把头给低了下去。

  “以前的管事为什么不做了?”曹铄向邓展问道。

  “病死了。”邓展回道:“得了急病,没几天就死了。所以才有后来重新挑选管事。”

  “那就从工匠里挑选一个做事精细能给我打理好造纸工坊的,”冷着脸,曹铄说道:“无论哪一个行业,无论什么样的工坊,管事的人必须懂得轻重,必须用心做事。像这种根本没什么建树只知道混日子的,全都给我拿掉换人。”

  http://www-biqukan-com.zbcxchina.com/31_31332/16907299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biqukan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iqukan.com